Debby

她赤脚走在岩石上,铅云低垂,浊浪翻滚,如同幻觉。

© Debby | Powered by LOFTER

等等,这个我可以解释......

1。

女性友人:你在听什么啊。

我:ASMR。

女性友人:那是什么?

我:某种程度上说,ASMR是一种用来催眠的视频,适合睡前放松。

女性友人(认真脸):失眠去看校医吧,我之前失眠开了褪黑素balabala......

我:......不不谢谢了。


2。

男性友人:你在听什么啊。

我:ASMR。

男性友人:那是什么?

我:emmm......就是一种通过制造令人放松的声响,比如悄悄话舔耳按摩什么的,帮助人放松的视频.....

男性友人:(喜从天降)......哦?

我:恩,学名很长,我们一般把ASMR叫做“颅内高潮”

男性友人:(会心一笑)哦......

我:...

池塘(三)

他没说的是,在梦里,她没有像香水广告里的少女一样穿着花裙。

    她什么都没穿。

    她额前一滴水珠,经过细长的眉,清澈灼热的眼,微启的柔软的唇,缠绕上雪白的颈,最后在羞涩的乳尖收尾。他突然想起某个初雪后的清晨,晶莹无暇的雪地上有两颗红樱桃;或是去年初夏夜晚,他在阳台采撷的第一朵芬芳馥郁的并蒂茉莉;或者是小学生物实验时,放大镜下贪婪吸食丰硕花蜜的蜜蜂......

    她的胴体,虽然尚且出于虚构,竟带给他远比过去已知一切更加丰美强烈的震撼。...


#睡你麻痺起來嗨

抖腿向爵士樂=v=

如果你玩过《机械迷城》,

这首曲子 一定让你会想起游戏里的一幕

刚刚进城那儿 三个欢脱的机械人乐手

空灵又诙谐的氛围简直如出一辙

love it ; )

----------------------------------------------------------------------------

p.s:机械迷城的那一首叫 The Robot Band Tune

也很有趣

见色起意

那是几天前的春夜

我窝在朋友宿舍里 放音乐读诗

她室友没回来

我却注意到床下好看的皮鞋

墨绿,褐色,黑色各有一双

都是看着清爽舒心的款式

又听到朋友说,室友艺术系

这时候一个姑娘趿着白色拖鞋走进来

藏蓝长衫,白色脚踝衬着黑色阔腿裤

短发稍漂成金色 一绺扎起

一幅金属框眼镜

 红润的面 朦胧的眼

我忍不住夸她好看

她脸颊微红 神色却淡然

少言寡语

双眸却万语千言

朋友打趣她平日才没那么矜持

她咧嘴笑笑

小坐片刻我魂不守舍地离去

高潮来了--

回宿舍后朋友打电话,说是

因为觉得我太好看

姑娘才不好意思说话...

内流河

老伴儿走了。

抚摸着老伴儿安详睡去的面庞,他庆幸这病只折腾她半年,没受太多苦。

身后,与一个人直接关联的最后一件事,开始。

联系殡仪馆。布置灵堂。

参与法事。应酬来宾。

移交火葬场。

安置入公墓。

持续半个月的白事,他没有落一滴泪。

儿女怆痛之余惊异于父亲的隐忍。追悼的亲友敬佩他的克制。

直到半个月后,家里的微信群,大家发现,刚走的外婆,竟然用微信号转发了一篇养生推送。

那微信号还在群里,头像还是彩的,内容还是熟悉的。众人一时陷入沉默。

直到女婿打破沉寂--

爸啊,您一定不要想不开,不要再这样独自难过下去了,妈看到您这么难过,也会很难受的,我们会一直一直陪着您,您一定不...

爱手艺先生是预言帝吧

喵星人果然是外星人!

水潭-序

    我出生在深潭镇,这里有西部最大的水库--黑龙潭。

    虽然老家也算风景名胜,但阴翳潮湿的四季和深不见底的深绿潭水总让我感到压抑,而除我之外所有居民的安适自得更是让我感到格格不入的苦闷。

  对于黑龙潭的恐惧,加上老家的闭塞和萧条,我决意逃离这片土地。我努力读书,考上省里985,工作后再也没有回过家乡。人事已在我的记忆里日渐模糊,只有黑龙潭墨绿幽邃的潭水不时出现在梦中,反复将我淹没。

    直到去年二舅病危,我不得不回一趟老家.....

池塘(二)

    他神思半晌,刚坐下时,池塘那头树影无风而动,窸窸窣窣似有人泛舟而来。他正要站起来一看究竟,那苇荡里竟钻出个少女......

    那女孩儿灵巧地拨开高高的白芦苇,缓缓在水面游动,只露出小巧的头颅和雪白的脖颈,几缕濡湿的发丝贴在粉雕玉琢的面颊边。她一路像摩西分海似的分开了拥簇在水面的浮萍,甩甩头发,继续朝这边游过来。下一秒,她就注意到了李徽,对视的刹那间她的脸上似乎浮现出一种格外的惊奇,这惊奇里细看是不含猜疑的天真--旋即从梨涡里绽开了笑靥。...


池塘(一)

     这是我一个朋友真实的故事,朋友大名李徽。

    李徽,四川人,念CS,刚满二十岁,平日里是geek又标准的工科生打扮,永远是各色格子衬衫+牛仔裤+休闲鞋,在高高瘦瘦的身子板上竟还算看得过去;一张脸由于常年缺少光照泡在lab显得有些苍白,眼睛下面还有一层若有似无、但从未缺席的黑眼圈,鼻梁上架着一副黑框眼镜。口头禅是:要得嘛,没问题。属性大概是佛系,学术时的大佬,游戏时的黑洞。

    就是这么一个和大家夜话时云淡风轻岿然不动的男子,相处两年屡次套路仍旧...

灵光乍现......?

你有没有过盯着湖面的波澜出神的时刻?你到芳草萋萋的河滩上捡过鹅卵石吗?沉醉地俯视过碧海的日落吗?或者欢欣尖叫着站在喧豗轰鸣的大瀑布前?

你面对水系,是宁静?欣喜?恐惧?

也许最近太潮湿了,空气里全是水,我脑子好像也有点进水

于是,突然想写一系列关于水的小故(nao)事(dong), 暂且叫作“江河湖海”吧。

水的形态太多了,光是地上流的就千奇百怪

江与河,其实只是南口北口之别;但湖呢,细数下来,湖,潭,池,泉都有可写之处;更别提江河的源头,瀑布,汇合,大潮,入海......

希望能在春天写完吧~


隐居者回归尘世的第一夜

--再次,献给红裙姑娘


隐居者的生活,在一个春夜被红裙姑娘打断。

那姑娘似有轻功,拉着隐居者飞也似下了山(C大是座山),坐了两站火车,赶在最后一道晚霞由红入紫的片刻出了站,到热气腾腾的街市喝粥去。

食毕稍事休息,华灯初上,散步到小巷里的甜品店,来一颗椰皇寒天,清冽甘美;加一份心太软配牛奶雪糕,浓郁甜蜜。

饭饱酒足,起身回程。红裙姑娘吊着手环晃来晃去,隐居者和红裙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笑。这天,红裙姑娘一袂红裙,隐居者着墨绿碎花裙,伫在一起看起来像春日里兀然又谐趣的圣诞树。窗外灯光环环映过,耳旁轻声笑语,轻盈沉醉,恍如幻觉。红裙姑娘是个奇妙的存在--隐居者一个人搭车,有时会感到莫名失措;和...

隐居者的生活被打断

--献给红裙姑娘

隐居者已经在这座宿舍隐居很久了。

也许两星期,也许半个月。比起2018春天里喧嚣嘻游的大学生来说,这段时间还蛮久的。

她关闭了手机微信,卸载QQ,拔掉电话卡;她提前往校园卡里充了1000块,囤积了糖和巧克力;她提前告知了几个最好的朋友--

“我要消失一段时间了。”

“嗯哼。”他们回复。

虽然是由于精神状态不得不隐居,但也不能显得像是狼狈躲闪,隐居毕竟是一件有尊严的事情,是一场走向室内的一个人的旅行。打个不恰当的比喻,就像老人知道老去会很麻烦,也要尽力优雅地老去,这样。


第一天,她发了一会儿呆,就过去了。

第三天,她发现清洁阿姨每天10:00打扫卫生间。...

论春天宅的理由

热带的春天

把光洁的墙壁濡湿,褶皱

拧出水滴

把衣柜的角落包围,蚕食

耕种霉菌

把人类的毛孔冷凝,熔解

凝成盐巴

衣服在自然里,扛不过一天

妆容在房子外,撑不了钟点

还不宅在屋子里面?

空调风扇呼啸在头顶

凉悠悠鼓起两天没换的睡衣

人字拖和大拇指  缠绵悱恻

上眼皮和下眼皮  难分难舍

我和外卖小哥  心有灵犀

春天!宅的嘉年华

孤独的高发期,虚度的好时机


--2018的春夜

Debby


送你一夜清梦

梦里是一片落满繁星的山谷

谷里繁花烂漫,飞禽走兽

兽们全部缄口不言,俯身啃食着花朵

皮毛里葳蕤星光

鼻尖上采撷露水

露水折射着山谷

还有繁星,还有你

绮梦录-序

不知道每个人的性启蒙是怎样的?好好奇哦哈哈。

小毛片?

同桌无意间的春光乍泄?

泰坦尼克号里Rose的胴体?

教室最后一排窗边男孩的侧影?

老师讲题时扫过滚烫脸颊的青丝?

偷偷躲在书店一角看完的言情小说?

也许兼有之......

很怪。我的性启蒙,当然也有以上的东西参与

但最浓烈的,来自古典音乐和油画。

明明是很落落闲雅的东西,就像湖水

却漾着湖心波动的涟漪, 绮丽的倒影

春风沉醉,万籁俱寂,如同幻觉

我还记得第一次听巴赫的C大调前奏,Satie的gymnopedist

钢琴的声音就像流水和夜色一样蔓延开来

说那旋律像珠玑,太俗

就这么一下一下撩拨爱欲...

可以这样喜欢你吗?

只关风月

不问东西